《哈玛斯之子》书摘─父亲的危险阶梯_掌机游戏_申博667878
主页 > 掌机游戏 >《哈玛斯之子》书摘─父亲的危险阶梯 > > 正文

《哈玛斯之子》书摘─父亲的危险阶梯

2020-06-10 点赞:848 浏览量:501

我叫摩萨.哈珊.约瑟夫(Mosab Hassan Yousef)。

谢赫(译注:伊斯兰社会的政治或宗教领袖)哈珊.约瑟夫(Hassan Yousef)是我父亲,他是哈玛斯组织七位创始元老中的一位。我是家中长子,在西岸城市拉玛拉出生,可说是来自中东地区最虔诚的伊斯兰家庭之一。

充满热情的祈祷召唤

我的故事要从祖父说起。谢赫约瑟夫.达武(Yousef Dawood)是阿贾尼亚(Al-Janiya)村的宗教领袖,也就是阿訇、伊玛目(imam)。村子坐落在以色列境内,就是圣经中的犹大及撒马利亚。

我很崇敬祖父,他抱我的时候,总是用柔软的灰白落腮鬍在我脸颊上磨蹭。我可以坐上数小时,只为了听他用富磁性的声音召唤穆斯林来祈祷。我常常有机会聆赏,因为穆斯林一天礼拜五次。不是人人都能将叫拜文或是古兰经经文唱诵得很好,但是每当祖父唱诵时,他的声音总是充满了魔力。

我记得小时候曾有一些唱诵令我抓狂,恨不得把耳朵紧塞起来。但是祖父不一样,他满腔热情,有本事透过唱诵,把大家深深引导进叫拜文的含义中。因为他深信自己唱诵的每一个字。

在约旦统治及以色列占领期间,阿贾尼亚村大约有四百位居民,这个小农村的居民实在没有太多政治作用。这个位于拉玛拉西北方几哩外的小农村躺卧在缓坡上,宁静而美丽,每当日落西沉,夕阳总是把一切都染成玫瑰跟紫罗兰的颜色。空气乾净清新,从许多丘陵上,还可以远眺地中海呢!

每天清晨不到四点,祖父就出门往清真寺去,完成破晓晨礼(译注:穆斯林一日五次礼拜的第一次,五次分别为晨、晌、午、昏、宵)后,他会牵着他的小驴子去田间整地或照料一下橄榄树,口渴了,就饮用从山上流下的清凉泉水。那时,全村只有一个人有车,所以我们不知道什幺是空气污染。

祖父在家的时候,总有络绎不绝的访客来找他。他做的其实远超过一个教长,村里的大大小小事务都少不了他。他为每个新生儿祝祷,在这些婴儿耳边轻声唱诵叫拜文。若有人过世,祖父就用水为逝者净身,再以白布包裹遗体。他为人们证婚,也替人们入殓。

父亲哈珊是祖父最锺爱的儿子。即使没有人要求,父亲却天天都跟着祖父到清真寺去,他是众兄弟中对伊斯兰最感兴趣的一个。

父亲紧紧跟着祖父,也学习唱诵叫拜文。就像祖父一样,父亲的声音及热情总能吸引身边的人跟随他。祖父非常以父亲为荣!父亲十二岁时,祖父对他说:「哈珊,看来你对真主及伊斯兰非常有兴趣,我决定送你到耶路撒冷去学习伊斯兰法。」伊斯兰法就是伊斯兰宗教法规,规範生活中的大小事务,从家庭、卫生到政治、经济。

父亲对政治、经济一窍不通,也毫不关心,他一心只希望自己能像祖父一样。他渴望读古兰经、唱诵经文,还有服务人群。但是,之后他将发现,自己的父亲并不只是一个受信赖的宗教领袖或被爱戴的公僕。

对阿拉伯人而言,价值观及传统的约束力远超过国家宪法或是法庭,所以,像祖父这样的一号人物通常拥有最高权力,特别是当世俗领袖腐败无能的时候,宗教领袖口中说出的话,就成了法律。

年轻的旧城清真寺教长

原来,父亲被送到耶路撒冷不只是为了学习宗教相关事务;祖父其实是在为父亲的从政铺路。接下来几年学习期间,父亲一直住在耶路撒冷旧城的「金顶清真寺」附近,该寺的金色圆顶一直是世人对耶路撒冷视觉上的直接联想。

父亲十八岁的时候完成学业,离开耶路撒冷,他一搬回拉玛拉,就被聘为旧城的清真寺教长。当时父亲心里充满服务人群、为阿拉奉献生命的热情,他巴不得像祖父服务阿贾尼亚村一样,即刻开始他在此地的工作。

然而,拉玛拉跟阿贾尼亚村不一样。拉玛拉有熙来攘往的人群,阿贾尼亚村却宁静安逸。当父亲第一次进到此地的清真寺,十分讶异竟然只有五个人在等他,看来,其他人都泡在咖啡馆、色情电影院,醉酒或赌博。

隔壁清真寺的教长甚至从叫拜塔中拉出一条麦克风线,用麦克风叫拜,让他在执行伊斯兰传统仪式时能继续他的牌局。

父亲不知该怎幺接触这些人,他的心都碎了。即使是那五位愿意来清真寺的长者,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因为年事已高,知道来日无多,希望死后能上天堂,才来清真寺礼拜。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他们还愿意听。父亲只好接受现况,开始工作:他带领他们祈祷,讲解古兰经给他们听。很快地,他们爱上了父亲,觉得他是天上派来的天使。

然而,清真寺外面则是另外一回事,父亲对阿拉及古兰经的热情大大凸显了许多人对信仰的不在意及冷淡,他的热情让许多人感觉被冒犯。

人们在街上指着父亲仍带着稚气的脸庞,嘲弄他说:「那个叫拜的是谁家的孩子啊?他根本不属于这里。他给我们惹了太多麻烦!」

「这个年轻人凭什幺在这里让我们难堪?只有老人才会去清真寺!」

甚至还有人当面对着父亲咆哮:「我宁愿做狗,也不要像你一样。」

父亲沉默地忍受这些迫害,从未回嘴,也不曾为自己辩护,他对这些人的爱及热情让他能够坚持下去。所以他继续自己的使命:呼吁人们回归伊斯兰信仰以及阿拉。

当父亲跟祖父谈及他对同胞的挂虑时,祖父才明白原来父亲心里的激情跟潜力比他想像的还大!于是祖父把父亲送到约旦接受进阶的伊斯兰教育。

后来我才明白,父亲在约旦认识的人最终改变了我们家族历史的轨迹,甚至影响中东历史的发展。我想在此暂停,先花点时间说明伊斯兰历史上几个重要的事件,这将有助于解释为何多年来,无数的外交方案都宣告失败,难以带来任何和平的希望。

穆斯林的精神觉醒

一五一七年和一九二三年之间,伊斯兰信仰的化身鄂图曼哈里发政权扩张版图,以土耳其为基地向外扩展,影响範围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然而,即使是长达数世纪的经济及政治强权,鄂图曼帝国终究还是因为集权和腐败逐渐式微。

在土耳其人统治之下,整个中东地区的穆斯林村镇都沦落为被迫害与强制课税的对象。也许对于坐在伊斯坦堡的哈里发而言,老实的平民百姓离他太远了,顾不了他们饱受地方官及军人的欺压。

直至二十世纪初,大批的穆斯林觉醒,开始寻找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此时,西方世界迅速工业化,受此地的矿产资源吸引而纷纷远渡重洋而来,却也带来了酒精、赌博和色情,许多穆斯林藉此麻痺自己,试图掩住生活中的困难。另外一些穆斯林则转而接受外来民族的无神论。

在埃及开罗,有一个名为哈珊.班纳(Hassan Al-Banna)的小学老师,他年轻而敬虔,常为自己贫穷、失业、不敬虔的同胞感到难过。他认为这一切应该归咎于西方世界,而不是土耳其政权的腐败高压,他深信回归伊斯兰的纯净及简朴是同胞们唯一的出路—特别是对年轻人而言。

他开始站在咖啡馆的桌椅上大声疾呼,对人们传讲阿拉。儘管醉汉嘲笑他,宗教领袖也挑战他,却也有许多人喜欢他,因为他带给他们希望。

一九二八年三月,班纳成立了「穆斯林兄弟会」,这个新组织的首要目标是重建以伊斯兰信条为基础的社会。短短不到十年,穆斯林兄弟会的分会遍及埃及每一省。一九三五年,他们也在巴勒斯坦成立分会。二十年后,光是在埃及,该会就有五十万名成员。

儘管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大都来自社会中最贫穷、最弱势的阶层,但极度忠诚,愿意遵循古兰经的嘱咐,自掏腰包来帮助其他穆斯林兄弟。

西方国家许多人都对穆斯林有刻板印象,以为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这正反映出他们并不认识伊斯兰展现怜悯及爱的层面,伊斯兰关心穷人、寡妇及孤儿,也建立教育和慈善机构,希望信徒能够团结并且帮助信徒建立生活,早期的穆斯林兄弟会领袖即受到这些信念驱动。

然而,伊斯兰也有另一面,就是呼吁、鼓吹所有穆斯林加入圣战,起来革命,与现今的世界抗争,直到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哈里发政权,并由一位圣洁的领袖领导,他将为阿拉发言、掌权。这是一项重要讯息,在我们继续下面的篇幅前,必须先明白并且牢记。现在先回头交代历史…

穆斯林兄弟会兴起武装革命

穆斯林兄弟会认为当时的埃及政府是国内世俗主义高涨的主因。一九四八年,他们计画发动政变,却因英国结束对巴勒斯坦这块土地的託管、犹太人宣布在此建国而暂停,未造成任何效应。

以色列建国一事,令中东各地的穆斯林群情激愤。根据古兰经,当敌人入侵任何一个穆斯林国家,全世界的穆斯林都应该起来捍卫伊斯兰疆土,同仇敌忾,如同一人。

对阿拉伯世界而言,以色列建国无疑是外国人入侵,现在甚至占领了巴勒斯坦,也就是阿克萨(Al-Aqsa)清真寺所在之处—阿克萨清真寺是伊斯兰教仅次于麦加、麦地那清真寺的第三圣寺。

据信,穆罕默德由天使吉卜利勒陪伴,由麦加到耶路撒冷,在此地升到天上,与亚伯拉罕、摩西、耶稣对话。

基于以上信念,埃及、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及伊拉克随即入侵这个新生的犹太国,在埃及派出的一万大军中,有数千人是穆斯林兄弟会的自愿军。但是,儘管阿拉伯联军无论在人数或是武力上都占有优势,却不到一年便被全数扫蕩。

因为这次战争,巴勒斯坦大约有七十五万的阿拉伯难民逃离或是被逐出这个已成为以色列国的地方。

儘管当时联合国通过一九四号决议案,其中规定「应允许持和平态度并有返乡意愿的难民回到原居地,至于那些没有相同意愿的难民应得到合理的财务补偿」,但这一要求却不曾被真正执行。

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人在以阿战争中流亡,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家乡,许多难民和他们的儿孙至今仍住在联合国设置的难民营中。

此时,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已发展成武装分子。当他们从战场回到埃及,决定重新展开因战争而中止的反政府计画。但是因为走漏风声,埃及政府对穆斯林兄弟会下达禁令,没收他们的财产,许多成员也因此被捕入狱。几週之后,埃及总理被那些逃脱的成员暗杀身亡。

埃及总理被暗杀一事,换来哈珊.班纳于一九四九年二月十二日被刺杀,据推测是埃及政府祕密警察所为。穆斯林兄弟会却未因此瓦解,短短二十年之内,他们已经摇醒了沉睡中的伊斯兰,兴起武装革命。接下来几年,除了埃及,这个组织甚至在约旦及叙利亚境内不断地吸收成员,强化自身的影响力。

伊斯兰信仰生活如攀天梯

一九七五年左右,父亲为接受进阶伊斯兰教育,抵达约旦,当时约旦的穆斯林兄弟会已发展出完整的组织,并深受人民拥护。父亲发现穆兄会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关注的—帮助那些自伊斯兰生活方式中迷失的信徒更新信仰、医治受伤的心灵,并且致力于将信徒从日渐腐败的社会影响中拯救出来。

父亲相信这些穆兄会成员是伊斯兰的宗教改革家,如同马丁.路德与威廉.丁道尔之于基督教,其动机是拯救人们,改善生活,而不是杀戮或破坏。

所以,当父亲与这些穆兄会的早期领袖碰面时,他对自己说:「没错,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父亲此时看见的是伊斯兰中展现爱及怜悯的一面,却未看见伊斯兰的另一面。也许,他永远不会让自己看见。

伊斯兰的信仰生活如同一架梯子,祷告及颂讚阿拉是第一阶。当信徒帮助穷苦有需要的人、办学校、支持慈善工作,他便开始往上爬。而参与圣战则是梯子的顶端。梯子很长,很少有人上去看看顶端到底有什幺,爬梯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这种渐进式的发展常让人无法察觉,就像是穀仓里的猫突击燕子,儘管燕子一直紧盯着猫咪,看着牠前后来回踱步,燕子却没有测量距离,因而也未能察觉在每次来回踱步之间,猫已经渐渐逼近,直到转眼间,猫爪伸出,被燕子的血染红。

传统的穆斯林站在梯子的底层,对自己没有真实活出伊斯兰的信仰而自责,顶端则是大家在新闻报导中看到为阿拉及古兰经的荣耀滥杀无辜妇孺的基本教义派,中间分子则位居两者之间。

其实,中间分子比基本教义派更危险,他们看来十分温和、不具杀伤力,但你却不知道他何时将跨上梯子的最后一阶到达顶端。许多自杀炸弹客原本都只是中间分子。

在父亲双脚踏上梯子第一阶的那天,他永远无法想像自己会爬到离初衷多远的地方。三十五年后的今天,我想问父亲,您是否记得自己最初是从哪里开始的?您为失丧的人们心痛,希望他们回到阿拉面前得到救赎,现在却只剩下自杀炸弹客及无辜者的鲜血?这是您想要的吗?

然而,我的文化不允许孩子对父亲如此说话,所以他继续那条危险之路。(本文摘自《哈玛斯之子》第二章「信仰阶梯」)

书 名:《哈玛斯之子:恐怖组织头号叛徒的告白》(The Son of Hamas)

作 者:摩萨‧哈珊‧约瑟夫、朗恩‧博拉金出版社:大块文化

最新文章
Cindy Chao红宝石牡丹胸针 获颁伦敦大师杰作奖
Cindy Chao红宝石牡丹胸针 获颁伦敦大师杰作奖 2020-06-06
Cindy的心机闺蜜是她?杨又颖生前对话曝光
Cindy的心机闺蜜是她?杨又颖生前对话曝光 2020-06-06
CinniBird 在食物上作画的创作材料笔
CinniBird 在食物上作画的创作材料笔2020-06-06
Cio水果酵饮专卖店开张
Cio水果酵饮专卖店开张2020-06-06
CIP 携手中钢推动离岸风电人才培育,为青年就业领航
CIP 携手中钢推动离岸风电人才培育,为青年就业领航2020-06-06
Circa:重组新闻报导和消费方式
Circa:重组新闻报导和消费方式2020-06-06